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打到這,其實我餓了…= =

2009年06月15日 04:28

想清楚再看啊,這篇是我充滿混亂下打出來的結晶喔!= =+


仔細想想,在日本生活的時間裡,尤其是在語言學校畢業之後,
幾乎只要是一有朋友又回國去,我就會陷入低潮,不過老實說…就算是失落也是有程度之分的…= =b
都不知道該不該說幸好在語言學校時,沒有很花心力去拓展人際關係,所以其實朋友沒想像中的多…
不過也因此,至今時今日的留學生朋友都是(我覺得)感情很深厚的…Orz
所以!離別時的失落感也相對的比較強烈…(好多轉折的一段…= =)
繼去年送走了孩子的爸之後,今年終於還是面對下一個離別,
也越來越覺得我在日本的朋友還真的有點少呢…

記得經常在學校上課的時候,有幾個教授都有不約而同的說過,「在大學要多交朋友」這個額外課題,
然而現在也逐漸越來越體認到,在大學真的要多拓展人際關係了…
其實為的不是什麼,只是因為…
自從上了二年級之後,選修課加、必修課減少,跟我一年級時如膠似漆的樂樂的課表完全跟我錯開,
現在一個禮拜只有在禮拜六一起上同一堂課,所以一個禮拜裡去學校四天之中有三天我可以說是過著很獨來獨往的生活。
雖然不必去應付應酬不熟識的人倒也輕鬆,但是真的說起來這樣的校園生活是非常無聊的…
(仔細想想我從剛入大學開始好像就已經對校園生活興意闌珊了?!這是為什麼?!<囧>)
每天就是上課前到校、下課後直奔車站…這樣的生活很難不去厭煩吧?我想…
其實說實在的,我非常欣賞蘑對生活、校園的熱忱和積極,對所有的事物都和的很正面、積極,
然後對人生充滿幹勁。
但,雖然我一邊羨慕著、欣賞著,但卻依然在自己的步調中(貌似)很消極的過日子…Orz
甚至我最近驚覺,比起學校,書本卻更能帶給我活力與驚喜(當然是指我有興趣的書…= =)…
我知道這樣很不妙、很糟糕,但是熱情這種東西不是說來就會來的呀…Orz
還記得以前我半開玩笑的在MSN副狀態打說「我的熱情出差到哪去了?!」,
依我看來…至今它應該也還沒回到我身邊吧?!囧
(甚至連打網誌都沒心情了N久了,你說說這可怎麼好啊?- -)

跳個話題來。- -

最近聊天發現,我還真的是個很有彈性的人?!= =|||
要說怎麼個彈性法呢?
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就是只要我遇到比較會依的人,我就會變的比較獨立,
相反的只要碰到很獨立的個性,我就會視情況變成一個比較依人一點的個性?
為什麼前一句的句末會接個問號呢? 可能是因為其實這點我並沒有很確定,
不過前者的話我就很確定了…
會讓我變得非常依、甚至已經到撒嬌的,目前在我的印象中只有兩個人。
所以這兩個角色可以說是在我生活中是很不可缺乏的調適劑,也是我極為重視的人。
(怎麼回事…怎麼我覺得好像在表白似的…?應該是想太多了吧?= =a)
但是仔細想想,我以前的個性似乎應該不是這樣的?
也藉此讓我想我到底有了什麼樣的轉變…是變得有些不甘寂寞了、還是變懦弱了…?
喜歡單獨一個人,也喜歡跟熟識的朋友在一起,但卻覺得要適應在半生熟的團體裡也很重要…
簡單說起來的話,就是我最近活的有些徬徨、有些迷惘,但卻更混亂吧?
只有在睡覺、看書、看視頻的時候才能把腦子放空…Orz
(唉…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打什麼鬼、重點在哪了…= =)

---------------------------------------

………今天的產物是一篇充滿牢騷的沒主題沒重點的文字結合體………= =
不過大家可以從這篇沒頭沒尾、沒重點又常跳主題的網誌中看出我的混亂了吧…?Orz
(↑我發誓這不是我的本意…)

記得以前跟西仔說過,聊天是一種在心情混亂、思緒糾結時的自我整理手法,
因為會在一邊聊天、一邊敘述那些心煩事情始末的同時,可以藉此整理思緒,
最起碼我覺得我是這樣的人,所以我才會需要有能夠讓我聊天發洩的談話對象吧…
打網誌也是同功效,不過那是對自己說話、跟自己在對話,然後一樣是整理思緒的效果。
所以我的網誌裡,可能快樂、可能迷惘、可能混亂,說起來挺多元化也五味雜陳的吧?
(所以我異常的不爽無名幹嘛逼我把文章細分類別…= =")

唉…我也很想打些開心的事情哪…Orz

順便在最後答謝有把這篇沒意義的玩意看到這裡的偉人們吧!
你們太偉大了!!!謝謝!!!(抹淚)


(P.S.直接跳最後一行看的人不算!!!=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極品賤芭樂

2008年11月09日 18:31

別以為可以容忍,就代表可以任憑你柿子揀軟的捏爽的。


說起我打工的地方,其實整體的環境、工作內容甚至到裡邊的員工我都很喜歡,
就是不到很喜歡,也總沒有討厭或排斥的,除了那一鍋粥裡邊的一顆老鼠屎,
還是連你想當做沒看見、不存在都沒辦法的那種,因為那顆老鼠屎就是那間店的店長…= =

真要說起來,都不知道事我敏感還是他真的表現的很明顯,似乎從一開始他就沒給過我好臉色看。
剛開始的一個月,我還可以跟自己說因為自己是新人,
一來沒跟店裡的人混熟、二來是因為店長會對新人比較嚴也是指導的一環,所以儘管心理不自在,還是說服了自己。
後來我發現,或許時間久了店長是會主動找我說話什麼之類的,
但他的個性卻讓我覺得夠他媽的極品…
久了之後發現,一個好像三十幾歲、都一把年紀的男人了,性子居然像個孩子一樣。
愛捉弄人又老愛開些完全不知道他想展現什麼笑點的玩笑,而且又愛佔人便宜。
心情好時還可以來找你開開玩笑、不過不好時就擺著臉給你看,又完全漠視你的存在,
你不順他的意,他就馬上一個性子來就擺張臉,再火一點就當你空氣一樣,完全當你不存在。

但除以上都不知道算不算的上是客觀之下的觀察之外,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輩子欠他錢沒還,
讓他怨恨到這個子來跟我找麻煩,我只能說我跟他相性已經好的我沒法再擠出個好字了…
以往很多事蹟,我都已經找了身邊的人吐過苦水了,雖然我會記仇,不過翻太多舊帳出來講也沒啥意義。
只是聽我說過那些事跡的人,不是說自己打工經驗中還沒碰過這麼經典的,就是說「妳辭職吧」…
當然也有人說過真幹的那麼不快樂就辭吧,不辭也是妳自己不辭,那就繼續忍吧!
說真的之前我沒怎麼特別想辭,就是想在忍忍吧…
不過今過這幾天的事情以及遭遇,讓我一打工回家就急著找人吐苦水,
曾經讓我一度懷疑是不是我真的性格變差了,直到今天我甚至真的不想在做這份工下去了…

關於店長在我打工生活中創造的「光榮史」實在太多了,舊帳要翻起來也沒完沒了,說不定都可以出個幾篇系列了。
不翻舊帳就說今天,也不說其他就撿其中一件來說。
店裡因為都會熬高湯,之後都會剩下一些豬大骨,骨上有已經熬到入口即化又不油膩的附骨肉,
我也是一是有個中國人拿給我吃,我才知道那些肉好吃的,
所以一旦那鍋湯熬完,我跟幾個中國人就會去挑一些骨頭來吃,
不過日本人似乎就因為不吃那些,所以也一個就不理解我們怎麼會去檢那些骨頭肉來吃的嘴臉。
結果今天,我撿了一碗放在一旁的角落想下班後拿回家吃,從二樓下來的店長看到,
雖然不是當著我的臉說,不過明顯的就是用他「宏亮」的聲音說:
「またこんな汚いもんかい(又在撿這種髒東西吃)」…
儘管已經用最大的限度當這是玩笑話,不過誰可以告訴我,講這些到底哪裡有趣?聽了誰會開心?
當作瘋狗在亂吠,我沒理他、也懶的去跟他多說什麼屁話。

之後到我下班之,想要去拿個塑膠袋裝骨頭回家,結果店長又說話了…
他說了一大堆,其實意思很簡單,就說是社長說店裡要節省開銷費用,
所以是私用目的東西就是不能從店裡拿走的意思…
我就問他說因為事情不知道,如果說就今天這麼一次了?
不過想當然如果他給的話,今天我哪來打這篇網誌?
一個塑膠袋耶…就只是一個塑膠袋耶!他連這麼一個塑膠袋都可以跟我計較?
還說:「我沒有故意找妳碴也不是欺負妳啊,是社長說要減省開銷的啊。」
當下我就不說話,直接把那碗骨頭扔進餿水、回家……

或許我是第一次打工沒錯,所以我也沒什麼例子可以拿來比較好或是壞,
所以這種我所認為不合理的極品我有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合理的…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情形,
但是也很多打工經驗豐富的人都說我那個店的店長這麼變態我怎麼還待的下?
其實自己知道這世界上就是什麼人都有,所以學著去忍耐也很重要,
我是這麼跟自己說,才接受他許多不合理的對待,
但我覺得一旦人脾氣好、又會去忍耐所以有的不合理,
別人就拿欺負妳是理所當然的一樣,柿子揀軟的掐,還是越來越沒個輕重的。
也別跟我說「怎麼別人都可以做得下去妳就不行?」,
因為明顯的他對我的態度跟對其他人的明顯有偏差…真的不是我敏感或計較,
他都可以因為我不順他的意而火大而當我空氣,還需要我說些更有說服力的例子嗎?

--------------------------------------

其實忍著不辭職還有個原因,
就是我不想聽到不知緣由的人劈頭就說我就是過慣好日子才吃不了苦又什麼都沒個忍耐力,
這是我很禁忌去聽到的…
尤其是被我家人、特別是老爸說…
我承認我日子過的是很好,但不代表我就是把自個當自己千金的嬌嬌女…
不代表我不懂得什麼叫做忍耐、不懂得去學習新的事物…
要別人心甘情願付出勞力去對待的上司,是這種人嗎?
如果當真我下了辭職的決定,我的爸媽啊,你們到底會怎麼想?
我很想知道、但無奈的是我更恐懼去知道那個我不想聽到的結論…

再怎麼雷都是自己埋的雷

2008年10月05日 22:47

印證一句話,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最近有朋友生日,被要求畫賀圖。
也因為這作為起因,最近又不知道久違了多久開始動紙畫圖了。
本來我畫圖就是因為兩種情況下才會想做的事,一件是想逃避現實;另一件說穿了其實就是想專心畫一福美美圖片。
藉由畫圖逃避現實,是因為在我畫圖時是很專注的,腦子裡面幾乎什麼都不想,連時間都不會留意,因此經常從晚上畫至通宵都沒發現時間的流逝…
而另一種情況,其實可以慣用在很多方面上,比如說賀圖就是其中的以一種動機。

不過說到這裡,要開始進入標題的憂鬱點所在了…
其實在認識孩子的爸之前,十幾年來我都只畫女人,是近來這一年才開始畫男人。
但也就是因為此,我經常明明想著畫男人、卻往往成品都是「偽娘」…
偽娘,如其稱,一個嬌滴滴女人臉譜、纖細的骨架,除了胸前一片平坦之外就是被認知成女體…
(如果硬是要把重點器官無視掉的話…畢竟普段是不會特別畫出來的啦…)
但也就是因為幾十年來的手感已經改不太掉,每每畫出偽娘我就覺得很灰心…

畢竟不是在逃避的情況下畫圖,必定都會自我要求較高、也藉機磨練畫出自己要的感覺的圖畫,
但一旦成品回應不了自己的那份期待,我就開始又想逃避紙筆的精神折磨…
儘管明明畫圖是件這麼輕鬆愉快的事情…
因為自己過度敏感纖細、期待高卻又達不到那手腕,對自己往往氣得沒話說…

跑去問人、給人看,但一旦被說重在意的地方覺得很沮喪…
然後造成給建議的人也為難收場…真的是我自己的問題…
孩子的爸說的確實都是我很在意的癥結點…妳給我建議是讓我改進的我懂,
可是我卻反而讓妳為難…想到這裡都覺得鼻子酸酸的…
對著妳無理取鬧又鬧性子,真的很對不起。

現在雖然很想拿起筆再做修改,可是一看到那個偽娘臉就很沒勁…
結果說到底我才是那個最差勁的人。

----------------------------------------

其實打這篇網誌是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很想凝聚些面對問題再加以改正的勇氣,不過發現意外的難…
很擔心今天在這麼放下筆,下次拿起來又是幾個月、幾年後了…

是的,不誇張…
我的罷工期都是以月、以年計算的,幾時會再有拿起筆的契機我不知道…
不過知道的是自己的性子,一但放下筆短時間之內就不會再碰了,
所以我才打了這篇網誌,儘早冷靜、儘早面對問題…

可是我真的一看到那張偽娘臉我就什麼都不想塗、什麼都不想改了啊!!!Orz

莫名奇妙

2008年09月18日 01:18

什麼是莫名奇妙?今天一整個就是莫名奇妙。


昨天還跟豆子開玩笑說最近沒素材也沒畫圖更新網誌,結果今天就有了…都不知道這算不算的上是老天的賜禮…
打了一個禮拜左右的午班,今天是久違的晚班。
莫名奇妙的睡到打工前的準備時間左右醒,想說去打工在吃飯好了,就空著個肚子出門。
今天是和上堀&店長一起打晚班,上堀今年是大四生,我想他應該沒大我超過兩歲以上吧?

在八九點之前客人流量不太多,所以雖然手邊該做的事情沒辦法停下來,不過起碼不忙。
(因為店長跑去二樓不知道幹嘛去了…你說他偷懶嘛…他是店長…= =)
就在可以在不著急的狀態下作手邊的工作,我突然想起前幾天聽的白鷺系列的抓,莫名其秒吧…= =
想起劇情中成為白鷺構圖的那張照片,一個●●的少年全身都是●●過後的痕跡,緊閉雙眼、全身像是被抽盡力氣似的依偎在另一個人懷裡,光想到那個畫面被他父親目睹,就突然心頭一股悶,一股酸勁直逼鼻頭…
本來想說回家寫我對這部抓的衝擊及想法來更新(雖然孩子的爸跟我說她書也看、抓也聽不過沒啥感覺…= =),結果就發生了讓我對白鷺的感想都化為烏有的事件了…
(正確來說應該是想打出來的衝動壓過白鷺才對…Orz)

在店長十點跟前多交班之後沒多久,也就是我跟上堀都準備下班前的半小時,突然客人一票票的來。
其實當時挺混亂的,所以細節我真的記得不是很清楚,很清楚的就是,在外場忙得跟瘋子一樣的一回廚房又被莫名奇妙的罵了一頓,其實就是這麼簡單…
下面的說明其實我也看不太懂自己在打什麼…都說很混亂了當時
記得那個時候突然來了三四組客人,但桌子又有些還沒整理。
就在我去收桌子才收完三塊碗、還有水杯沒收桌子沒擦,把東西端回廚房準備要去善後的那瞬間,又分別來了兩個客人,就往我還沒擦完的桌子一屁股坐下去。
趕過去收的時候,其中一個客人發現比較裡面有桌子是空的,就在我還沒把東西收齊前又自己往裡面走,把桌子清理乾淨回廚房,那個自己一動座位的客人就一直要把餐卷塞給我,結果因為前多又把我叫回去端麵,只好再跟他說你等等。
在我去端麵的時候又來了三個客人,由堀上帶,然後我端麵出去之後又還有之前兩個客人還沒收卷上水杯,趕緊先去離門口的那位女客人那收卷子送水杯,之後趕回去離廚房最近的那邊要收卷子上水杯,發現已經被收了,不過坐在隔壁後來的那三個人水杯因為還沒上,所以把水杯遞出去回廚房之後,就聽到前多開砲了
罵什麼?
其實他罵了一堆,主要就是罵為什麼不在收卷子的時候就把水杯給上了。以及,料理送出去的卷子為什麼不當下就拿掉
具體的說吧,水杯的那個也懶的多說了,至於餐卷是因為在還沒進入混亂時期之前9號桌的客人加點,之後沒多久就是上面敘述的那段連我自己都看不太懂的情況說明,因為一下子很多客人點了炒飯,所以狀況其實比想像中的混亂許多。
而在前多把餃子拿給我送出場時,我很直覺的就往外先走出去送,然後就變成那張追加的卷子夾在那裡沒人去拿掉。
結果在廚房也一陣混亂(其實我覺得混亂都是前多製造的…= =)時,我一進去就看到廚房裡的人(就是前多= =)搞不清楚到底哪些送了哪些沒送。
首先劈頭就問,9號的餃子上了沒、是誰上的?
我說是我之後,他就突然批哩啪拉的罵說為什麼送了沒把餐卷拿起來之類的,說到他一個氣憤還拿中華炒鍋的那隻大調羹敲架子…
然後之後又罵水杯的事情,然後我和堀上就被罵的一整個莫名奇妙(堀上的點在哪我不是很清楚、反正跟餐卷有關吧…)。
來了的立看見我被罵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然後去接待一票進來的團體客人。
然後剛好在要上菜的時候,我準備端東西出去,前多又不知道在發什麼瘋,對我說:「放下、不要碰。」,然後叫走進廚房的立去送,然後跟我說:「妳可以回去了。」
時間確實剛好只著11點…
雖然是真的很想當下立刻轉頭就走,不過看堀上還在被訓(感覺前多已經一整個無視我了),我就在那邊稍微站一下,等覺上也差不多了才比他早一步走。

換了衣服下來看見堀上還在二樓廚房抽菸,就去問他前多到底在生什麼氣,堀上也說今天前多脾氣不知道在大什麼的,再加上他本身性子就急,所以剛剛就莫名奇妙的開了頓罵。
雖然不記得和堀上大致上說了什麼,不過記得他有說,被前多那麼莫名奇妙的罵,連我們這邊都會變的不爽的好嗎…
跟他說了句算了、不要在意,其實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在跟他說還是跟我自己說…之後我就先回家了。

---------------------------------------

下班前發生這麼件事,還是以這麼過份的說法,只能說除了一肚子的火氣其他沒了…
又不是你在盲的時候我在外場發呆,要論忙大家都一樣,幹嘛要這麼不把別人的忙碌當回事?
收盤子、擦桌子、帶客人、收卷子、遞水杯,這全都丟給我一個外場弄耶!
不要把人當超人好嗎!

結果我打完這篇網誌之後,我肚子裡還是只有水而已…

月涼啊。。。

2008年09月13日 02:27

其實我想,可能我還是比較希望可以…


最近逐漸感覺到有幾道打擊與壓力壓在身上,因為時間讓它們成型的我沒理由可以忽視。
其實總歸說一句,就是開學了。

開學了…
說真的我對學校一點都沒有期待,但我想沒有也就算了…
但現在演變的別說什麼期待了,我甚至開始覺得厭煩。
回想幾個月前的大學生活…
早晨、中午甚至是下午,心不甘情不怨的揹起書包去搭電車,
半個小時的車程不是睡覺就是發呆聽音樂,
有時候想開一兩件開心的事情還可以保持一點好心情,
只不過被想到的好事發生的地點絕對不是在學校…
到學校看到個個打扮的花俏的大學身穿梭在身邊,
依然沒能激起我愛美的衝動,只能說我身體裡「懶」字的元素很多吧…?
去學校可以讓我有點活力的,大概就是跟樂樂還有一些朋友聊天的那些時候吧,
再次發現自己是個需要朋友的人…
然後下課,就去趕電車。
電車站裡通常都是我最討厭的人擠人的景象,
看到身邊有時互相玩鬧聊天的日本少男少女的人群,
不禁我會想,如果我在台灣的大學升學的話,是不是可以像他們一樣,活在自己的朋友群裡呢…
回程的半個小時電車,我睡死的居率比去程高,
只是在睡前我會想,我在大學到底都學到了些什麼…
但答案通常都等不到我進入睡眠前出現…所以至今依然是無解。

只有回到日本橋車站回家,或是從南森町走回家那段為了全力疾走而放空腦筋的時間,
以及回到家或是跟朋友在一起的時間,我才覺得我的生活稍微有點意義存在…

回想了一下從四月到七月的學校生活,還真是越想越灰心。
不是很想承認、但卻無法否認,我覺得我沒有什麼朋友…
不想很逃避的想「如果我在台灣的話…」,因為那再怎麼說都是沒可能實現的假設。
回想起半年前的校園生活,我覺得我一點都沒心情期待幾天後的秋學期開課…
反而比較期待三年半後的「畢業之後」…

記得有一次在孩子的爸家裡,看到一支她回國時跟她大學(?)朋友一起吃飯的視頻,
聽她說她朋友的事情,覺得聽到都開心。
現在我只是在想、在羨慕…
想我可以在大學時代交到這麼樣的朋友嗎…?
其實我已經漸漸對自己失去信心了…
大家應該都把我吹捧高了吧?
因為…我現在想起這段回憶為什麼會有點忌妒、有點羨慕以及更多的不安呢…?

再來是成績,簿記如我所預期的被當了。
但這不是心煩的主要原因,心煩的是我沒法在秋學期開班的課程修它,
因為它的時間衝突到我的日文必修,也就是說最快二年級再見的意思…
不過二年級春學期之後還看不看的到它…老實說我一點把握都沒有。

以及我的打工…
快開學也表示我的打工生活要進入另一種型態了。
不過首先,會不會持續還是個問題…
其實明知道很多學生、並不只是留學生,日本人也是,
都是邊打工邊唸書下來的。
所以我想要找理由,我也沒什麼天大的理由喊苦喊累,
因為我不否認是我日子過的太舒服了…一 一|||
不管怎麼說,一切都等開學在看看了。
當然其實我很希望自己可以撐到自己原訂計畫的十二月…

其實最後一件事久居在我心裡很久,從今年四月孩子的爸回國之後,
變的不想面對都沒法子了。
明年的三四月,其實我很害怕。
已經剩半年了了…
不知不覺得我又變的這麼膽小了…

--------------------------------

打了篇很BLUE的網誌。
大概是我最近真的鬱悶過頭了吧…

誰給我點豆子萬用藥…

這文章不是在9月12發真是太好了,我只想開開心心的過你的生日…


最近のこれこれとあれあ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