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兔賢弟生日快樂~!<( ̄3 ̄)/

2008年09月28日 21:58

兔賢弟生日快樂~


雖然早了個幾天,不過估計要是不乘我今時今日在意識清醒、時間有餘的情況下給妳來這篇賀壽,就會一鼓作氣拖到妳生日之後我才想起來…Orz
俗話說生日要早過不要晚過(不要問我是誰說的…Orz),所以就來給妳上賀禮鳥!( ̄▽ ̄)

不過在上圖之前要先說…
兔兔仔今年運氣可好啦!
先是我那跟豆仔一個款的蠟燭性格(不點不亮=不被鞭打不趕工= =),在當天就有靈感連夜畫了一張圖。
等我描完線還沒來得及細看就睡撐不住跑去睡了。
另一張圖是我在難產賣藥郎的那陣子一個心情產物,畫的是個平安時代風格女子,以源氏物語的畫風為主。
雖然說是以源氏物語畫風為主,不過畢竟有只是個產物…
所以拿風格為主軸之外,其他都是我加加減減自己拿來解悶解寂寞用的…Orz
說穿了還是很隨便的畫…Orz
這張圖我只畫了鉛筆稿的架構就收起來繼續主要的賣藥郎了,所以在妳要求的那天被我翻出來,就拿來借花獻佛一併給妳當生日賀圖著了~!

雖然說女子那張的背景是如此,不過兔兔仔真正好運的是有豆豆仔拿去加持上色過囉~
(小插曲一枚,當初豆豆仔在上色時還很認真的問我衣服有幾層、花色怎麼配…
 如前面說的…因為只是拿來気晴らし的畫而已所以其實我自己也畫的很隨性,
 就回豆豆仔說:我對不起你、我也不知道…囧
 相信應該囧到豆豆仔都無言了吧…Orz)
還有另一張是筆稿,我只塗了頭髮,其他的都沒動,有興趣歡迎塗鴨!XD

點圖圖可放視野~

單色


豆豆仔上色版

上色


至於另一張男圖…
這張囧到很多人…相信你一看下去應該也懂囧點了吧…
攤開來說吧!這根本就是伊東跟銀醬的私生子嘛!!!(指著大哭)
我真的沒想畫伊東的…只是由我想挑戰畫的短髮加上兔仔指定的眼鏡一帶上…
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啦!Orz
連DNA都不用驗了…經由安仔和豆豆仔的判定,已經證實了這個事實了…(掩面哭泣)
(請土銀命的人表來找我…)
在加上給他配上半個賣藥郎的台詞,不知道兔仔內還滿意不?

銀東

分別被一男一女抱在懷裡,願兔仔今年也過上一整個好年!

----------------------------------------

感覺我現在好像很有畫勁…
在這「兔兔仔生日強化週」裡說不定我會畫幾隻群裡比較熟悉的Q版兔子裝~!
(我是說「說不定」喔!期待しすぎじゃダメよ!= =+)
畢竟我覺得自己畫Q版遠比畫正式版上手多了…Orz

最後祝兔仔,不只是「生日快樂」,要天天都快樂唷~!(" ̄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二十一年的今天

2008年09月26日 00:49

我來補內容鳥…


其實昨天半夜我一度有想修補的念頭,結果有靈感、有時間、沒心情…= =
所以寫一寫又關掉去睡覺了…= =

從禮拜一開學到今天,我的打工因為被我畫了三連休,所以店長索性整整七天沒把我排進班表裡。
不過這對我來說絕對比較理想!= =+
因為除了那三天我劃的連休之外,其實還有選課、排課表等工作要完成,
剛好就是這禮拜要完成,所以放的好呀!(豎指)

禮拜一開學的隔天是國定假日,那天香蕉的專門學校有舉辦大型展覽。
要去參觀也是很早就決定的了。
結果那天還遇到很多以前在關西外語的留學生,
看完展覽就去吃飯聚會,玩的挺晚才各自散夥回家。
算是我在日本第一次玩那麼瘋的經驗…想想我真是個單純的小孩(羞笑)~

因為一打肯定又是一大篇,所以請容我把那天簡單帶過m(_ _)m。
不過香蕉他們學校的展覽非常的NICE!(豎指)
讓人不禁唏噓,如果台灣可以減輕那種只重視文憑的作法,
也多重視一些像從專門學校出身的學生那有多好。
雖然知道那其實也不是件簡單可以改變的,所以才倍感唏噓呀…

之後隔天跟樂樂約好要一起過們兩個人的生日~
因為生日只差兩個禮拜的我們兩個本來是想取中間生日的,
不過樂樂說生日還是要提早過才有意義,所以提早再我生日的前一天一起出去玩。
吃了一下午旋轉壽司,不過聊天居多。
飽餐一頓之後走了兩個地鐵車站距離去京橋拍貼留念。
五張份的貼貼裡,我一張寫我生日、樂樂也一張寫她生日的日期,
當然其中一張也留下當天的日期,所以省去不少金錢和時間了大家說對吧!XD
拍好照也差不多快五點了,因為六點還有堂經濟要上,所以就分別、我就去撘車了。

順帶一提,因為連續穿了兩天的高跟鞋又走了一堆路,
所以當我回家鞋子一脫才知道那刺痛的痛源是怎麼回事…
我腳跟一塊皮,就好像一個罐頭被用開罐器繞了1/4的圓邊緣似的…
說的有點太複雜難懂的好像…其實說穿了就是一塊接近圓形的皮,只差一點點就整塊脫落,
在我後腳跟晃阿晃的…晃到我一顆心都涼了…= =
當天我默默的發誓我短期之內都不想再穿高跟鞋了…
隔天去學校跟樂樂說,結果她居然說:那有什麼?我有很多雙鞋後腳跟都滲血了勒!= =
唉…女人愛美卻都是在找罪受呀…Orz

然後我生日當天,那天雖然是滿堂,不過因為上午兩節日本語休講,
所以變成下午才去學校。
放學之後因為有約要一起吃飯,所以算好時間做電車、順道去ANIMETE拿我訂的書還有孩子的爸要的雜誌,
之後去要集合的出站發現香蕉跟牛奶已經在約好的地方等了。
最意外的就是本來有打工的盈惠有把上班時間排開特地過來,實在是太感動鳥…Orz
晚餐吃YUKIN大學院的泰國朋友加開的太式家庭料理,吃完之後又去唱了兩小時歌,
趕在離終點前的一兩班車左右大家也散場各自回家,完成了三天快樂的日子~!

要在這裡謝謝給我額外驚喜的人!^^
謝謝豆豆仔在我生日前畫給我的壽圖!還有我指定要的壽桃子~
謝謝凰娟,妳的祝福及禮物我是最早收到了,不過原諒我今年沒寄生日卡給妳!>"<
謝謝博士的禮物和手製卡!看到妳那包「傢伙」,我還以為妳要我在日本普渡勒!XD
謝謝YUKIN貼心的明信片!不過下次請記得要署名啊!我要留紀念的說!XD
以及妳的請客,說真的當妳說可以直接走出店時真的嚇了我一跳哪!XD
謝謝盈惠跟香蕉~你們送的禮物我很喜歡~想來近天氣也很適合佩帶的!
最後是孩子的爸~雖然感覺那句「生日快樂」怎麼聽都好像講得不是那麼的情願…不過感謝妳的壽圖!勞煩鳥!>"<

以上,銘謝完畢!m(_ _)m

-----------------------------------

話說連續三天沒上班又大吃大喝大玩的,還挺勞民傷財了…
如果沒打工應該吃不消吧…我想…一 一|||

三天的代價要用三個月來抵償了…
果然享樂只能是一時的…Orz 

老師教過的「舉一反三」…= =

2008年09月19日 05:36

咒 ★ 自転車ぬすんだらゆるさんぞ。


(翻譯:咒 ★ 偷車者殺無赦!= =+ …之類的感覺的意思…= =)
這是那串字…因為有看過的人反應看不清楚,所以在此標註…- -
其實後輪的那片保護板上也有寫字,不過當下人太多,避免連我都被認為是不審者,所以就只好訴拍速離了…
有緣再見的話我一定會拍的…- -

呪

記得在我一天中班打完要去牽車回家時,就看到這台本身已經是大橘色的腳踏車,全身寫滿符咒似的文字停在我車旁邊…= =
這個故事不僅告訴我們在日本腳踏車的被偷的機率很高之外,也清楚感受到車主的怨氣有多重…
基本上被這麼摧殘過的腳踏車,我都沒那臉騎著它在大阪市內行動了,更何況還是なんば這鬧區…只能說車主的怨氣大概已經蒙蔽了他的臉皮了吧…?

其實看到它我首先想到,最遊記裡有一個橋段是三藏一行人藉由金角銀角兄弟遇到強敵「上帝」,也就是烏哭的弟子?應該是玩具吧!= =
當時為了突破森林的結界,三藏在悟空的身上寫滿經文讓他去破壞結界的那段…
不過因為沒截圖,甚是可惜…
但藉此又讓我想起另一個相似的…人物…版本不明的《西門吹雪》……= =

西門吹雪= =

「西門吹雪」四個大字都寫在衣領上了,難道還有人想說他是葉孤城嗎…?= =
有異曲同工之妙吧…囧rz

莫名奇妙

2008年09月18日 01:18

什麼是莫名奇妙?今天一整個就是莫名奇妙。


昨天還跟豆子開玩笑說最近沒素材也沒畫圖更新網誌,結果今天就有了…都不知道這算不算的上是老天的賜禮…
打了一個禮拜左右的午班,今天是久違的晚班。
莫名奇妙的睡到打工前的準備時間左右醒,想說去打工在吃飯好了,就空著個肚子出門。
今天是和上堀&店長一起打晚班,上堀今年是大四生,我想他應該沒大我超過兩歲以上吧?

在八九點之前客人流量不太多,所以雖然手邊該做的事情沒辦法停下來,不過起碼不忙。
(因為店長跑去二樓不知道幹嘛去了…你說他偷懶嘛…他是店長…= =)
就在可以在不著急的狀態下作手邊的工作,我突然想起前幾天聽的白鷺系列的抓,莫名其秒吧…= =
想起劇情中成為白鷺構圖的那張照片,一個●●的少年全身都是●●過後的痕跡,緊閉雙眼、全身像是被抽盡力氣似的依偎在另一個人懷裡,光想到那個畫面被他父親目睹,就突然心頭一股悶,一股酸勁直逼鼻頭…
本來想說回家寫我對這部抓的衝擊及想法來更新(雖然孩子的爸跟我說她書也看、抓也聽不過沒啥感覺…= =),結果就發生了讓我對白鷺的感想都化為烏有的事件了…
(正確來說應該是想打出來的衝動壓過白鷺才對…Orz)

在店長十點跟前多交班之後沒多久,也就是我跟上堀都準備下班前的半小時,突然客人一票票的來。
其實當時挺混亂的,所以細節我真的記得不是很清楚,很清楚的就是,在外場忙得跟瘋子一樣的一回廚房又被莫名奇妙的罵了一頓,其實就是這麼簡單…
下面的說明其實我也看不太懂自己在打什麼…都說很混亂了當時
記得那個時候突然來了三四組客人,但桌子又有些還沒整理。
就在我去收桌子才收完三塊碗、還有水杯沒收桌子沒擦,把東西端回廚房準備要去善後的那瞬間,又分別來了兩個客人,就往我還沒擦完的桌子一屁股坐下去。
趕過去收的時候,其中一個客人發現比較裡面有桌子是空的,就在我還沒把東西收齊前又自己往裡面走,把桌子清理乾淨回廚房,那個自己一動座位的客人就一直要把餐卷塞給我,結果因為前多又把我叫回去端麵,只好再跟他說你等等。
在我去端麵的時候又來了三個客人,由堀上帶,然後我端麵出去之後又還有之前兩個客人還沒收卷上水杯,趕緊先去離門口的那位女客人那收卷子送水杯,之後趕回去離廚房最近的那邊要收卷子上水杯,發現已經被收了,不過坐在隔壁後來的那三個人水杯因為還沒上,所以把水杯遞出去回廚房之後,就聽到前多開砲了
罵什麼?
其實他罵了一堆,主要就是罵為什麼不在收卷子的時候就把水杯給上了。以及,料理送出去的卷子為什麼不當下就拿掉
具體的說吧,水杯的那個也懶的多說了,至於餐卷是因為在還沒進入混亂時期之前9號桌的客人加點,之後沒多久就是上面敘述的那段連我自己都看不太懂的情況說明,因為一下子很多客人點了炒飯,所以狀況其實比想像中的混亂許多。
而在前多把餃子拿給我送出場時,我很直覺的就往外先走出去送,然後就變成那張追加的卷子夾在那裡沒人去拿掉。
結果在廚房也一陣混亂(其實我覺得混亂都是前多製造的…= =)時,我一進去就看到廚房裡的人(就是前多= =)搞不清楚到底哪些送了哪些沒送。
首先劈頭就問,9號的餃子上了沒、是誰上的?
我說是我之後,他就突然批哩啪拉的罵說為什麼送了沒把餐卷拿起來之類的,說到他一個氣憤還拿中華炒鍋的那隻大調羹敲架子…
然後之後又罵水杯的事情,然後我和堀上就被罵的一整個莫名奇妙(堀上的點在哪我不是很清楚、反正跟餐卷有關吧…)。
來了的立看見我被罵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然後去接待一票進來的團體客人。
然後剛好在要上菜的時候,我準備端東西出去,前多又不知道在發什麼瘋,對我說:「放下、不要碰。」,然後叫走進廚房的立去送,然後跟我說:「妳可以回去了。」
時間確實剛好只著11點…
雖然是真的很想當下立刻轉頭就走,不過看堀上還在被訓(感覺前多已經一整個無視我了),我就在那邊稍微站一下,等覺上也差不多了才比他早一步走。

換了衣服下來看見堀上還在二樓廚房抽菸,就去問他前多到底在生什麼氣,堀上也說今天前多脾氣不知道在大什麼的,再加上他本身性子就急,所以剛剛就莫名奇妙的開了頓罵。
雖然不記得和堀上大致上說了什麼,不過記得他有說,被前多那麼莫名奇妙的罵,連我們這邊都會變的不爽的好嗎…
跟他說了句算了、不要在意,其實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在跟他說還是跟我自己說…之後我就先回家了。

---------------------------------------

下班前發生這麼件事,還是以這麼過份的說法,只能說除了一肚子的火氣其他沒了…
又不是你在盲的時候我在外場發呆,要論忙大家都一樣,幹嘛要這麼不把別人的忙碌當回事?
收盤子、擦桌子、帶客人、收卷子、遞水杯,這全都丟給我一個外場弄耶!
不要把人當超人好嗎!

結果我打完這篇網誌之後,我肚子裡還是只有水而已…

月涼啊。。。

2008年09月13日 02:27

其實我想,可能我還是比較希望可以…


最近逐漸感覺到有幾道打擊與壓力壓在身上,因為時間讓它們成型的我沒理由可以忽視。
其實總歸說一句,就是開學了。

開學了…
說真的我對學校一點都沒有期待,但我想沒有也就算了…
但現在演變的別說什麼期待了,我甚至開始覺得厭煩。
回想幾個月前的大學生活…
早晨、中午甚至是下午,心不甘情不怨的揹起書包去搭電車,
半個小時的車程不是睡覺就是發呆聽音樂,
有時候想開一兩件開心的事情還可以保持一點好心情,
只不過被想到的好事發生的地點絕對不是在學校…
到學校看到個個打扮的花俏的大學身穿梭在身邊,
依然沒能激起我愛美的衝動,只能說我身體裡「懶」字的元素很多吧…?
去學校可以讓我有點活力的,大概就是跟樂樂還有一些朋友聊天的那些時候吧,
再次發現自己是個需要朋友的人…
然後下課,就去趕電車。
電車站裡通常都是我最討厭的人擠人的景象,
看到身邊有時互相玩鬧聊天的日本少男少女的人群,
不禁我會想,如果我在台灣的大學升學的話,是不是可以像他們一樣,活在自己的朋友群裡呢…
回程的半個小時電車,我睡死的居率比去程高,
只是在睡前我會想,我在大學到底都學到了些什麼…
但答案通常都等不到我進入睡眠前出現…所以至今依然是無解。

只有回到日本橋車站回家,或是從南森町走回家那段為了全力疾走而放空腦筋的時間,
以及回到家或是跟朋友在一起的時間,我才覺得我的生活稍微有點意義存在…

回想了一下從四月到七月的學校生活,還真是越想越灰心。
不是很想承認、但卻無法否認,我覺得我沒有什麼朋友…
不想很逃避的想「如果我在台灣的話…」,因為那再怎麼說都是沒可能實現的假設。
回想起半年前的校園生活,我覺得我一點都沒心情期待幾天後的秋學期開課…
反而比較期待三年半後的「畢業之後」…

記得有一次在孩子的爸家裡,看到一支她回國時跟她大學(?)朋友一起吃飯的視頻,
聽她說她朋友的事情,覺得聽到都開心。
現在我只是在想、在羨慕…
想我可以在大學時代交到這麼樣的朋友嗎…?
其實我已經漸漸對自己失去信心了…
大家應該都把我吹捧高了吧?
因為…我現在想起這段回憶為什麼會有點忌妒、有點羨慕以及更多的不安呢…?

再來是成績,簿記如我所預期的被當了。
但這不是心煩的主要原因,心煩的是我沒法在秋學期開班的課程修它,
因為它的時間衝突到我的日文必修,也就是說最快二年級再見的意思…
不過二年級春學期之後還看不看的到它…老實說我一點把握都沒有。

以及我的打工…
快開學也表示我的打工生活要進入另一種型態了。
不過首先,會不會持續還是個問題…
其實明知道很多學生、並不只是留學生,日本人也是,
都是邊打工邊唸書下來的。
所以我想要找理由,我也沒什麼天大的理由喊苦喊累,
因為我不否認是我日子過的太舒服了…一 一|||
不管怎麼說,一切都等開學在看看了。
當然其實我很希望自己可以撐到自己原訂計畫的十二月…

其實最後一件事久居在我心裡很久,從今年四月孩子的爸回國之後,
變的不想面對都沒法子了。
明年的三四月,其實我很害怕。
已經剩半年了了…
不知不覺得我又變的這麼膽小了…

--------------------------------

打了篇很BLUE的網誌。
大概是我最近真的鬱悶過頭了吧…

誰給我點豆子萬用藥…

這文章不是在9月12發真是太好了,我只想開開心心的過你的生日…

鳥蛋生日快樂!わぁい ヽ(∇⌒ヽ)(ノ⌒∇)ノ わぁい♪

2008年09月12日 23:59

鳥蛋生日快樂!>"<


就是這樣!
內容再補!
我要趕在日本的十二點前發!
就是這樣喵!= =+

又是問卷…= =

2008年09月03日 02:10

以下是兔仔陷害…不是,是傳過來的問卷,源自風仔…- -


文字色規則:
1.要毫無隱藏講出真心話。
2.不能沒有接棒人。
3.指定的人必須要是男生。
4.再被傳回來的話要再次作答。

引用豆仔的話…「请大家要厚道,不要传回来。」

1.跟______邂逅的場景
→販賣廣場…
 在眾多個跟你一樣被吊著、堆著、擺著、放著、掛著的同類中,
 我選中了你…注定了我跟你的相遇。
 你那總是沉穩中透漏著七分性感三分可愛的臉龐,
 光看到就想雙手緊抱雙腿緊夾跟你永不分離!>"<


2.對______的哪個地方最萌?
→全身上下包括每根毛、每個姿勢,
 以及那一張沉穩中透漏著七分性感三分可愛的臉龐~


3.你希望______是S還是M?
→M…
 因為只有你可以讓我S了…Orz
 (莫名的哀傷起來了…囧)


4.對於______的什麼動作很萌?
→不管是什麼動作都萌得讓我可以瞬間性慾大起、發起情來…
 不過我被雙手緊抱雙腿緊夾時的樣子果然最萌…(流口水ing)


5.喜歡______怎樣的個性?
→喜歡他可以勾起我內心那股S慾的沒個性的個性…


6.討厭的地方?
→太性感了,擔心哪天會榨乾我…= =


7.希望______能怎樣?能做些什麼?
→夜夜讓我侵犯就足夠鳥~(大心)


8.希望他跟誰再要好一點?
→當然只准跟我好!= =
 敢跟別人好我就殺他全家!(菜刀用意中…)


9.描寫______or 畫______時會特別注重的地方?
→他全身都很性感…


10.當家人的話會是?
→寵妾愛妃兼玩物。


11.日本學生制服跟西洋學院風的話?
→自然就是美,
 所以不穿最美…
 穿了怎麼性感…= =


12.私服的話運動風跟牛仔褲哪個好?
→都說不給穿了!
 只准一輩子裸體給我看!= =


13.想跟他結婚嗎?
→暫時還沒想那麼多,
 只想享受每晚占有他的身體…


14.最後請獻上你的愛
→請在禁慾期過後每晚讓我持續侵犯你到永遠就是我對你的愛。


15.我這麼善良,不會陷害人的~
  等誰得罪我我再找他回答…= =+

----------------------------------

是我的錯覺嗎…?
我怎麼覺得我每回寫的問卷回答都很猥瑣…= =|||

其實我想知道…有人看出我指定誰了~? ( ̄▽ ̄)

最悪の組合・・・= =

2008年09月03日 01:19

我想這算是我第一次寫有關我打工的事情吧…打工一個月以來…= =


以我自己的感覺,其實我覺得我似乎沒那衝動把打工的事情打在網誌上…
順帶一提,原因不明…= =
可能是因為有什麼事情,我要不就是跟人抱怨完了、就沒心情再提,
又或者是講完了、情緒解放了就失去第一時間想寫的感覺,
總之都沒寫…

在進入主題之前,先介紹我主題中的那對我覺得最恐怖的組合…
一位叫前多(我知道他名字很妙…錢多…噗!),一位叫尾。
前多基本上被我歸類成「雖然不討厭但卻是囉嗦的日本人」,如其稱,他真的很囉唆…= =
而且他有另一個大絕招真的讓我無敵吃不消…
或許是因為他是個急性子說話又很快的人,
所以有時候他在對我下指令時,都說說:這個這個、那個那個、啊這個做了沒?
如此這般的感覺…
然後在對我下了指令的同時又會跟我說:冷靜、要冷靜!不要著急慌張!

那時候我就會在心裡默默的OS…明明就是你在給我製造緊張感的…= =
而另一位,尾,被我歸類在「自以為是的日本人」這明眼看就知道,我對他沒好印象…
之前被他氣到北送整晚的經驗也有,其他也沒啥值得好說的…= =
總之只要晚上是跟他們兩個一起上班,我就會出現排斥反應…囧興

話說到今天,我預定是從中午12上到下午4點,不過店長臨去開會前就問我可不可以排到5點,
想說沒啥事,店長去開會就直接回家不回店裡,樂的輕鬆!所以就答應了。
結果在三點多的時候,一起打工的一個中國女生就收到她教授傳給她的訊息,
給了她幾個課題,她本來預定上到晚上11點,不過因為想盡快回覆教授,所以請我跟她調班。
雖然看了班表,發現晚班是最恐組合,不過想說畢竟是課題,以互相幫忙的前提下就幫她代了。

然後惡夢就來了…<囧>

雖然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去面最惡組合,不過跟他們一起上班真的沒啥好事…
因為今天我被強迫性的拉去煮拉麵了…囧囧囧囧囧(很久不見的五連囧…)
最恐怖的是指導的人是前多先生…
如同前面提過的他的大絕…沒事製造緊張感…
今天煮麵時我覺得我的心臟被他刺激得快衰弱了…= ="
而且說真的我是第一次煮拉麵,順序一定沒辦法一下子就記得很清楚的。,
而在這種本身就已經夠混亂的場合下,在加上前多先生的大絕…
大家可以自己發揮想像力聯想一下…(掩面哭泣ing)

中午的班也就算了,晚上的班就超級恐怖的…因為人一般都是晚上多。
再加上我有上過一天晚班是只有三個人,但是客人超多,因此對晚班留下極度的恐懼症…
雖然說今天是還好,不過因為指導我的是前多先生,
所以莫名的我覺得就特別的可怕加心急…= =

前多先生,我知道你心地善良…
可是你那套我怎麼都覺得自己吃不消啊!囧

-----------------------------------------

聽說明天我有可能會被趕上架再度煮麵…
想到我心都寒三吋了………Orz
而且明天又是跟尾一起上班…= =

話說今天沒講到尾是因為我在廚房、前多在指導我,
所以尾就兼顧外場跟洗碗區,累死他我一個爽!
哇卡卡~~


最近のこれこれとあれあ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